主页 > 深度 > 正文

起底护眼灯:智商税还是教育硬件之光?

2020-12-21 22:05  来源:蓝鲸财经

2019年全球护眼台灯市场销售量为1.81亿台。其中,杭州大关小学家庭学习使用护眼灯的比例由48.3%上升到81.8%。护眼灯为什么能够成为家庭标配?作为教育硬件的护眼灯,真的护眼吗?

投稿来源:黑板洞察

导语

在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高不下、不断攀升的当下,各省市均在有序推进护眼灯在家庭和学校中的使用情况,改善学生视觉环境。据统计,2019年全球护眼台灯市场销售量为1.81亿台。其中,杭州大关小学家庭学习使用护眼灯的比例由48.3%上升到81.8%。护眼灯为什么能够成为家庭标配?作为教育硬件的护眼灯,真的护眼吗?

01

护眼灯的市场

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发布的《国民视觉健康报告》显示,在2012年,我国已有4.5亿左右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近视,并且当时数据统计的是5岁以上的人群,5岁以下的并未统计在内。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我国18年的近视人数已达到6亿之多。六年间,我国近视人数不断攀升,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过半,其中青少年近视率更是位居世界首位。

在此背景下,保护眼睛成为当代家长最在意的事情之一。从眼保健操到护眼硬件,护眼灯、护眼仪一个都没有拉下。根据百度指数显示,关注“护眼灯”的人群年龄分布绝大部分在20~39岁之间,千禧一代的80、90后家长成为家庭消费的重要决策者。他们对线上渠道的依赖更为突出,更容易被触动购买,不光是护眼灯,儿童的教育用品、部分学习课程等都更愿意通过线上购买。今年12月,某电商平台上月销量第一的“护眼台灯”已售出5万+。

从地域分布上来看,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人群明显更关注“护眼灯”。其中,北京关注度远超于其余地域。护眼灯的市场不单单在青少年身上,办公人群是使用台灯的另一个重要群体。根据北京师范大学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我国超过90%以上的职业一周工作时间超过40小时,部分行业达50小时。大量的工作时间使得办公人群对台灯的需求不断增长。有工作、学习需求的人们或许都需要一个像模像样的“护眼灯”。

“护眼灯”百度指数

02

“护眼灯+”

早在2000年,阅读照明品牌孩视宝跨越性的提出了护眼理念,护眼灯产品面世。恰逢电视媒介巅峰时期,明星代言+电视广告成为当时最有效的宣传手段。谢娜、朱丹等明星均代言过不同品牌台灯。2001年何炅代言的安必信台灯是早期台灯广告代表,通过“眼睛酸、头发涨、学习成绩跟不上,全都因为你的lamp”等说唱歌词和舞蹈动作搭配成功洗脑。拥有一台不伤眼的台灯,变为了学生学习的标配。

全新营销理念引发众多厂商加入其中,有照明企业增设护眼项目,也有不少家电集团涉足。护眼灯市场一片火热,此时的护眼灯多只在外形上做出简单改变。随着互联网行业发展,泛互联网企业加入,护眼灯在功能上有了更多想象空间。比如根据环境自动调节至舒适状态,满足消费者对舒适度、智能化的追求;在护眼灯上增加摄像头,就可以通过APP远程看护,实时知晓孩子学习动态。

作为一大教育硬件,教育企业也开始看到护眼灯的价值。但教育培训与硬件研发制作本身存在行业壁垒,想跨界的教育品牌都已经在教育领域小有名气,全新尝试应当成为企业的加分项,而不是减分项。教育品牌如新东方、凯叔讲故事等多在联名试水,没有亲力亲为。今年十月,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大力教育,并发布大力智能作业灯,姑且算作教育企业第一次在护眼灯上的尝试。可取地方在于,作业灯上增设的智能屏能够连接字节旗下的其余教育APP,形成更为完整的闭环;但另一方面,智能屏在台灯上出现是帮助了学习,还是分散了注意力,增加了“毁眼工具”有待按考量。激战正酣的在线教育如果慢慢将目光放在教育硬件上,未来护眼灯等其余教育产品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传统护眼灯品牌急需找到属于自己的护城河。

03

护眼灯护眼?

护眼“护身符”的出现,受到用户追捧,一火就是20年。但就国家层面而言,直到2017年我国更新的《读写作业台灯性能要求》才指出,“本标注适用于在家庭、教室和类似场所作为读写照明用的台灯和宣称‘护眼’的台灯”。换言之,在其出现的前十七年中均无相关标准佐证何为“护眼灯”,且国家层面依旧没有承认台灯“护眼”。

根据《读写作业台灯性能要求》,灯具的色温、显色指数、照度等都有明确的要求和标准。为了让消费者接受护眼灯有“护眼”功能的设定,就需要在各项指数上做文章,比如高频闪、高显色指数等等,通过技术手段努力让产品接近自然光。虽然这一系列动作只是减少了影响视力的负面因素,但优秀的营销点子促进了读写台灯行业的发展,可同时也让看到商机的商家学会了“挂牌”售卖。

护眼灯相关词

在淘宝、京东等购物平台上搜索“台灯”,几乎都“护眼”。天猫台灯品类榜单中,无论是总榜、优选,还是高端、平价,各榜单入选的20件读写台灯商品名称中均带有“护眼”字样。如今的读写台灯似乎不带上“护眼”二字就难以售出。如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每次测评、质检、都有过半护眼灯不合格。2019年上半年,市场监管总局对线上销售的护眼灯产品进行了质量等违法行为的线索摸排,并将违法线索转相关地方市场监管执法部门进行核查,对涉及的案件进行查处。市场监管部门逐步完善缺陷消费品召回制度建设,进一步加强了产品召回监管力度。

“护眼灯”难以护眼,这是许多业内专家的看法。纵使台灯品牌在电商平台上打出“护眼”旗号,但其实拿到手里的商品名称大多数还是“XX台灯”。另一方面,再好的台灯,如果使用不当也会有损于眼睛。一般情况下,人不易把握光线是否最合适,也难以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姿态,这就是为什么要借助于光度笔等亮度测量工具来监测台灯光线的原因 。所以说,良好的台灯光源,加上合适的亮度、坐姿,才能让护眼台灯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结语

写作业需要护眼台灯、练琴需要护眼落地灯……作为学习、工作的补充光源,加上“护眼”营销的台灯迎来了自己的高光二十年。但护眼灯不是智商税,不合格的护眼灯才是。市场在先,监管在后,护眼灯领域只有经过不断得打击完善,未来才会呈现出一个更为标准化的样貌。

编辑:神马

网友评论